亞心網訊(記者 何超 實習生張宇陳瀟)人均水資源不足300立方米,地下水超採1.2億立方米,烏魯木齊如此緊缺的水資源需要承擔起整個城市發展的重任,“近年來,每到夏季,烏市都會面臨供水緊張的嚴峻形勢。”烏魯木齊水業集團董事會秘書劉炬說。
  在急需開源節流的當下,城市的節流措施卻依然有很大改進空間,“農業灌溉方式仍需改進、居民生活用水浪費現象隨處可見,水資源利用率較低”,劉炬說,由於水價低廉,城市用水節水意識並不高,加之公共財政補貼不到位,使得烏市的公共供水系統不堪重負。
  居民生活用水浪費較普遍
  在日月星光小區居住的市民樊龍夫妻倆絲毫感受不到城市供水的緊張,因為他們每天都可以享受到滋潤的“水生活”:早晨洗澡之後,乾凈清爽地出門上班,下午回到家第一件事也是洗澡,晚上睡覺前再沖一次凉,“我們不喜歡用空調,洗個澡感覺更消暑”。
   ?? 16日,永豐鄉永豐村三隊,村民們依舊在延續著傳統的灌溉方式——大水漫灌。亞心網記者張萬德 實習生郝晶
  而日常生活中,樊龍夫妻還養成了很多小習慣,比如用長流水洗手、洗碗筷、每天換下來的衣服都會用全自動洗衣機洗乾凈,每隔三五天就會給家中大大的景觀魚缸換水。在樊龍看來,每個月用20方水,交40多元的水費,即使加上垃圾費,也不過60多元錢,這點支出微不足道。
  家住西山片區附近的張韜一家,卻過著截然不同的另一種生活。家裡常備了5個水桶,兩個水桶裡面盛滿乾凈的自來水,以備停水時用。另外3個水桶放在廁所里,盛著淘菜、洗手或洗衣服後剩下的水,缸里放著一隻塑料瓢,平時用來舀水沖洗廁所。除此之外,窗臺上還擺滿了大小不同的瓶子,用來裝水。“沒辦法,停水停怕了,慢慢就養成了這樣的生活習慣,即使現在不太停水了,也還是很節約,因為沒水的日子太痛苦了。”張韜說,他們一家三口一個月的用水量不足4方。
  同樣的兩個家庭,一個月的用水量相差4—5倍。水資源就這樣從“指尖”源源不斷地流失。
  “一瓶500ml的礦泉水,市場上售價從1.5元到十多元不等。在烏市,如果用同樣容量的瓶子裝上自來水出售,以目前每方水的價格換算,1瓶水才售0.1分錢。”劉炬說,正因為水價偏低,水費支出占可支配收入比例很少,導致部分居民用水不心疼,生活用水沒有實現一水多用,用水效率不高。
  烏魯木齊水業集團副總經理韓旭告訴記者,市政供水量已經連續5年上升,基本上是以每年10%的速度增長,近年來,烏魯木齊採取多種措施保障居民用水,依然不能緩解城市旱情。“烏魯木齊的‘水缸’烏拉泊水庫基本是靠夏季汛期蓄水,但是今年城市用水量繼續增加,蓄水情況卻並不樂觀。”韓旭說。
  韓旭建議,每個家庭洗漱時應及時關閉水龍頭、將洗菜,洗衣服的水貯存起來,拿去沖廁所、澆花、洗拖把。即使每個家庭每天只把家庭總用水量十分之一的水二次利用起來,也可以節約相當可觀的水量。
  烏市2013年總供水量為2.6億立方米,韓旭給記者算了一筆賬,如果節省10%,一年就可以節省2600萬立方米的水。這些水相當於一座日生產能力10萬立方米的水廠一年的制水量。
  “建一座日生產10萬立方米的水廠,需要投入大約3億元資金,兩到三年的建設周期,若水源得不到保障,建成後依然會面臨無水可用的局面,因此,生活中一些看似不起眼的節水小細節,卻會對整個城市的用水產生非常大的影響。節約10%的水,遠比建一座水廠意義重大。”韓旭說。
  科學灌溉可緩解供水緊張
  烏魯木齊市南郊片區灌溉區域位處於烏市水源地的上游區域,用於該片區的農業灌溉用水在一定程度上影響著城市的用水總量。
  去年,烏市總用水量11.19億立方米,其中工業2.04億立方米,農業6.3億立方米,生活2.85億立方米。農業用水量占56%以上,目前農業大水漫灌的原始灌溉仍隨處可見。
  7月16日,記者來到位於南郊片區永豐鄉永豐村3隊的一家玉米地看到,這裡正在大水漫灌式澆灌甜玉米。與永豐村大水漫灌式的澆灌方式不同,104團的滴灌節水措施已經較為完善,2.2萬畝的農業用地中滴灌設施已經基本覆蓋。
  “我們管轄的南郊範圍內,原來一共有15萬畝耕地,通過壓糧節水,西山農場和104團節水滴灌的實施,現在大水漫灌耕地還有8.1萬畝。”南郊灌區管理分公司書記顧登紅說,節水滴灌與大水漫灌相比,可節省一半水,剩下耕地要是都實行節水滴灌,意味著每年可節省大約800萬立方米水用於烏市城市供水。  (原標題:城市節水一成等於再造座水廠)
創作者介紹

駿景

xr86xrjv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